首頁 搜索 分類

腹黑男不能招惹 卻漸漸貪戀他的寵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情感 » 隱私

午後的陽光暖暖地灑在地面, 輕緩的鋼琴音夾雜著淡淡的咖啡香氣在空氣中彌漫開來。 窗外河水靜靜流淌, 河岸上, 櫻花正開得燦爛,

穿著綠衣的柳樹仿佛一位婀娜的舞娘, 隨風起舞, 為這春意盎然的景致平添幾分嬌柔。

臨窗的角落, 唐薇薇拿起咖啡杯輕輕抿了一口, 黑咖啡的苦澀瞬間包圍整個口腔, 舌根微微有些麻痹。 她接連又喝了兩口, 第一口的苦澀瞬間被第二口的來臨所淹沒, 等苦味散去, 竟有一股甘甜從喉嚨湧出, 唇齒留香。

她默默地將咖啡杯放回原處, 將目光投向對面滔滔不絕的男人。

這是她的相親物件, 聽說三十多歲, 事業有成。

雖打扮得西裝革履, 但仍難掩氣質殘缺, 一頭謝了頂的頭髮與空氣完美交融, 順著空氣的波動微微搖曳, 仿佛秋天的枯草拼命想要抓住生命的尾巴。

“唐小姐, 婚後我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抛頭露面。 聽說你在三甲醫院做護士,

現在護士的工作強度高, 工資也低, 付出與得到比例太大, 倒不如在家帶孩子, 伺候公婆。 ”

相親男從坐下到現在除了介紹, 一個字也沒容唐薇薇多說。 他翹著二郎腿, 愜意地看著唐薇薇, 芝麻樣的眼睛迸發光芒, 商人的精明算計在這一刻顯露得淋漓盡致。

唐薇薇手捏著小巧的銀匙, 輕輕攪拌了幾下骨瓷杯中的咖啡, 聽著耳邊嗡嗡不絕的聲音, 稍稍有些煩躁。

她低頭看了眼手腕處的手錶, 忽然有些佩服起自己的忍耐力。 她居然在這裡聽了一個多小時的囉嗦!

面前的男人打見他第一眼起, 唐薇薇就想落跑。 想到家中母親的叮囑, 父親的歎息, 她生生將逃跑的念頭忍了下來。

但對面的男人沒有絲毫自覺,

從他的發家歷史一直講到將來的孩子上小學, 一些毫無可能的事都能被他講得頭頭是道。 唐薇薇覺得他不去做演講真是可惜的人才。

特別是他臉上的痘痘, 一個個冒著白光, 仿佛馬上就要穿越皮膚迸發出來。 看著面前依舊不知停歇的男人, 唐薇薇在衡量再三後終於決定要結束這場相親。 她哪怕回家被老媽痛駡, 也不希望在這裡冒著被痘痘攻擊的危險繼續下去。

“另外, 唐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話, 我想進行婚前財產公證。 現在雖然吃穿不愁, 但難保哪天天災人禍, 對我們彼此也是一種制約。 唐小姐, 你覺得如何?”

許是覺得唐薇薇一直默不作聲挺讓人舒服, 相親男終於大發善心, 施恩般的給了她一個表達自我的機會。

唐薇薇抓住這難得的機會, 毫不客氣地說:

“張先生, 現在談這些是不是早了點?”

男人一愣, 剛要說些什麼, 唐薇薇接著說道。

“張先生貌似有些誤會, 我對現在的工作很滿意, 即使以後結婚也不打算辭職。 另外……”

她目光狡黠, 貌似單純道:

“聽說男人的聰明某種程度與頭髮有關, 張先生這麼‘聰明’是因為謝了頂的緣故嗎?”

唐薇薇這話一說出口, 仿佛能聽見了幾聲低沉的笑聲, 但因為對面的男人著實好笑, 便沒有在意。

相親男顯然沒料到一直默不作聲的唐薇薇會有這番毒舌功力, 蹭的一下站起身, 卻猛然將椅子撞翻在地, 在這靜謐的咖啡廳內顯得尤為刺耳。

“你……”

男人一手掐著腰, 一手指著唐薇薇, 半天說不出話來。 臉上的膿包因為憤怒整個扭曲在一起,

透著白色的光澤, 仿佛下一秒鐘就要噴湧而出。

男人憤怒到了極點, 但他瞥見周圍人投射過來的目光, 最終一甩袖子, 轉身就要離開。 唐薇薇卻叫住了他。

“張先生, 煩請您把咖啡錢付了再走。 小女子工資微薄, 實在負擔不起這樣昂貴的消費。 另外給您一個友情提示, 您想過的那種男尊女卑一振夫綱的生活應該穿越到封建社會, 那樣才不必這麼賣力推銷自己。 ”

相親男惡狠狠地瞪了唐薇薇一眼, 而後極不情願地去前臺結帳。

唐薇薇坐在位置上, 越想越覺得窩火, 順手拿起咖啡杯仰脖倒了進去, 而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老闆, 這位小姐倒挺有意思的。 ”

在唐薇薇剛才坐著的位子後方, 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坐在那裡。

她說的話一字不落的被兩人聽了進去。

開口的男人帶著一副金絲眼鏡, 儒雅清俊, 完全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樣。

坐在他對面的男人並沒有開口, 但卻以實際行動追了出去。

“老闆, 我們是來相親的, 這樣走掉真的好嗎?”

直到兩人坐在車上, 眼鏡男仍有些忐忑道。

他的心裡不斷悔恨, 幹嗎要多那一句嘴啊!家裡的太皇太后就是怕老闆相親途中走掉, 這才派他跟從, 以便監督。

這回可倒好, 人沒看住, 他也得跟著走了。

“安秘書, 開好你的車。 ”後座的男人對此毫不在意, 威脅的口吻不言而喻。

男人隨意地扯松了領帶, 露出一截黝黑的脖子。 立體的五官如雕刻般俊美, 薄唇微揚, 一雙墨色的眸子緊盯著前方。

安秘書看了眼後視鏡, 認命地跟上了唐薇薇坐著的計程車。

沒走多遠,計程車便在一家酒吧前停了下來。

今天是唐薇薇近四年心情來最糟糕的一天,想起早晨收到的郵件,心裡又是一頓煩躁。她現在迫切希望找個地方抒發心中的抑鬱,喝酒自然成了最佳管道。

唐薇薇剛坐下沒多久,頭頂便響起一道聲音:

“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

想到酒吧裡隨意搭訕的男人,唐薇薇本能便要拒絕,卻在抬頭時猛然怔住了。

男人很高,高大的身軀遮擋了些許光亮,因光線問題,他的大部分臉隱藏在陰影之中,卻絲毫不顯平庸,反而將整個人襯托的剛毅有力。

回顧記憶,唐薇薇想不到自己何時認識過這樣一個男人。

不等唐薇薇開口,男人已經坐到了她的身旁。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623/0/?ADU=10651

認命地跟上了唐薇薇坐著的計程車。

沒走多遠,計程車便在一家酒吧前停了下來。

今天是唐薇薇近四年心情來最糟糕的一天,想起早晨收到的郵件,心裡又是一頓煩躁。她現在迫切希望找個地方抒發心中的抑鬱,喝酒自然成了最佳管道。

唐薇薇剛坐下沒多久,頭頂便響起一道聲音:

“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

想到酒吧裡隨意搭訕的男人,唐薇薇本能便要拒絕,卻在抬頭時猛然怔住了。

男人很高,高大的身軀遮擋了些許光亮,因光線問題,他的大部分臉隱藏在陰影之中,卻絲毫不顯平庸,反而將整個人襯托的剛毅有力。

回顧記憶,唐薇薇想不到自己何時認識過這樣一個男人。

不等唐薇薇開口,男人已經坐到了她的身旁。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623/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