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腹黑老公求放過 不愛又何必糾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情感 » 隱私

浴室裡面傳來嘩嘩的水聲, 一會兒之後, 霍天擎光裸著上身走出, 下身只用一塊雪白的浴巾包裹著。

修長挺拔的男性身體渾身散發著迷人的荷爾蒙,

尤其是那股禁欲氣質, 令人著迷。

“今晚還是要走?”霍天擎冷厲的眉眼鎖定黎湘的背脊, 黑眸微眯。

“嗯, 我認床。 ”黎湘淡淡地說道, 一邊說著, 一邊背對著他整理剛才二人激情之後弄髒的床單。

這是她做的最得心應手的一件事, 已然習慣。

霍天擎突然俯身, 一把攥住黎湘的手將她提到自己面前, 與自己的胸膛緊貼。

看似曖昧的動作, 口中說出的話卻是涼薄, 掀唇道:“認床?我看是認人吧?”

“霍總您真愛開玩笑。 ”黎湘笑, 原本精緻的五官越加動人心魄:“這不是您早先定下的規矩?不論多晚, 絕不留人過夜?難道今天要為我破例?”

霍天擎打量著平日雷厲風行卻因剛經歷情事顯得嬌媚動人的女人, 毫無憐惜的冷笑:“你這樣的助理還真是省心,

伺候完就走, 省心省力, 你爸爸倒是真會調教, 養出一個乖巧的好女兒, 既懂得取悅上司, 必要時候還能夠爬上司的床。 ”

原本以為這個女人會有一點點羞恥心, 卻見她不慌不忙地開口道:“您明早八點的飛機, 我就不打擾了。 ”

剛才還嬌媚的人此刻已經變為二十四小時完美助理。

說完, 趁著男人愣神的空檔, 黎湘掙脫開束縛, 對他恭敬地點了點頭, 走到玄關處便準備拿著包離開。

霍天擎鷹挺的劍眉挑動了下, 沒有看她, 只是拿出一根煙點上, 漫不經心地開口道:“黎湘, 我們結婚吧。 ”

“啪”手中的包落到地上, 發出清脆的響聲。

黎湘淡定地撿起來, 說道:“總裁,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

“不好笑嗎?睡你這麼久, 睡出感情來了,

你不願意?”男人反問。

“是的, 我不願意。 ”

聞言, 男人的眸子危險地眯起, 猶如一條毒蛇鎖定住自己的獵物, 只要她敢有一丁點反抗, 立即就會被纏緊, 吞入腹中。

眾人皆知, Y市霍家是豪門中的豪門, 霍家子嗣遍佈軍, 商, 政三界, 子系龐大, 到了霍天擎這一輩, 細數有九位嫡系, 霍天擎是最小的一個, 更是受盡寵愛, 被眾人私底下尊稱一句龍九爺, 原因無他, 應的就是龍生九子, 九子各有所好之說。

足以見得眾人對霍家, 對霍天擎的看重。

可是就算是這樣, 黎湘不願嫁, 更不願有跟他除這些之外的任何聯繫。

只是霍天擎這樣的人, 怎麼會由得她一個小助理來說不。

“這件事我已經跟你父親商量過了, 一個月之後, 我們結婚, 政商聯姻,

意義非凡, 相信對你父親下次的選舉會大有幫助, 如果你違背了你父親的心願, 你想, 他會不會不高興?”

男人的語調低沉, 猶如大提琴般, 落音處還有餘韻。

黎湘苦笑:“總裁, 為什麼非得是我?”

聞言, 男人的眸子裡面盛出不屑:“莫非你想要聽我說因為我愛你?黎湘,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父親派你到我身邊來做什麼的?我們各取所需, 有什麼不好?你該知道, 我想要的, 從來沒有得不到的, 如果真得不到, 我會直接毀掉。 ”

黎湘的目光定定地望著男人的瞳孔, 裡面沒有任何玩笑。

黎湘沒有直接答應, 而是反問道:“按您這麼說, 我是不嫁也得嫁了?可我記得更加清楚, 總裁的心中本來就有一位絕代佳人, 這麼便宜了我豈不是讓佳人知道了傷心?”

如果那人知道自己篤定的男人竟然要娶別的女人, 恐怕會馬不停蹄地從國外趕過來吧。

“這個與你無關。 ”霍天擎冷冽地說道, 語調在提及那人的時候, 又冷了幾度。

這個男人, 只有在提到“她”的時候, 心情才會有所起伏, 若不是因為愛, 又能是因為什麼。

可如果是因為愛, 那麼他跟她的深入交流, 又算什麼?

黎湘無所謂地掀了掀唇角:“雖然您是老闆, 但是我還是有一票否決權的, 我需要跟我父親談談。 ”

說完, 不等霍天擎說話, 黎湘徑直轉身離開。

“黎湘, 你一直都是個聰明人, 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 只是, 違背我的後果, 你承擔不起。 ”背後, 傳來男人篤定的話語。

黎湘聽到這話, 只是諷刺地勾了勾唇角, 頭也沒回。

等到出了門, 坐到車上,

黎湘這才感覺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 將身體趴在方向盤上, 側臉滿是落寞。

這樣的日子, 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突然想到什麼, 黎湘的眸中迸射出一股狠勁, 直接開車朝著黎宅駛去。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886/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