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被拐後披荊斬棘 搖身一變大姐大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情感 » 隱私

我走上做又鳥這條路, 不得不說是命運使然。

我叫顏嬌, 原本也是村裡的好姑娘, 可惜年前有個自稱開發鄉村旅遊的北上廣大老闆來我們村,

和村長勾結在一起忽悠全村入股。

事後證明, 村長也是被騙的, 卷了村裡人多少年的血汗錢跑了, 那一夜, 光上吊的就有五個。

我媽嚷嚷著棺材本沒了, 揭不開鍋, 傻弟弟還要娶媳婦。

人販子就像是詐騙的配套設施一樣, 嗖的出現, 不用費盡心機去拐, 就多著去的賣兒賣女。

而我是自告奮勇的那個。

領頭的是個洗剪吹髮型的二流子, 叼著一根小煙上下打量著, “我做這行好幾年了, 哭著鬧著的有的是, 就你, 自己收拾個包裹來的。 ”

“別廢話, 我不用你們費心, 讓我走我就走, 遇到檢查的我還配合, 多算兩個錢給我老子娘。 ”

“最高五千。 ”

“八千。 ”

“六千。 ”

“七千。 ”

“那算了, 你們村我們這次收的差不多了。 ”

“六千就六千, 現在就給錢吧。 ”

離家的時候我媽在那叭叭叭的數錢,

末了我坐上拖拉機走了, 都沒看我一眼, 我心裡有點酸, 眼看村子越來越遠, 站起來喊了一聲媽。

人販子也心酸了, “你們村這麼重男輕女啊, 我們也不是非法的, 就是引領你們農村婦女進城致富找到如意郎君, 讓失學兒童早日回歸溫暖大家庭。 ”

這話說得, 版版的。

“你以後安定下來也可以和家裡聯繫的。 ”

二流子這幾天相處下來也算是和我混熟了, 和後車廂一車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比起來, 我簡直就是個奇葩。

其實是我想的明白, 早就知道我媽想把我賣了, 不如主動點, 還省得挨打受罵。

此時一說以後可以和家裡聯繫, 我立馬變了臉, “你們還有這種服務?太不敬業了, 那我以後要成闊太太了,

可不想要這種農村親戚。 ”

靠山村坐落在大山裡, 拖拉機轉牛車, 再轉拖拉機, 走了好幾天才變成大卡車。

以前聽說這些人販子到村裡買賣婦女給城裡有殘疾娶不了媳婦的人傳宗接代, 我自認為我在村裡也是這個功能, 不如早點去城裡還能混個城市戶口。

但我也有覺悟, 他們一共四個人, 兩個中途換過, 一個二流子叫黃毛, 還有一個一臉冷峻從頭到尾都沒笑過的小鮮肉叫平哥。

黃毛這個二流子喜歡說笑, 和我混熟了, 讓我坐在卡車前面駕駛室裡, 當做解悶, 平哥開車從來一句話不說。

另外兩個顯然是小弟, 在後車廂看著姑娘們, 偶爾傳來姑娘的尖叫聲, 平哥就會停車, 到後面把那兩人拉出來一頓踹, 末了還威脅著,

要是敢動貨, 就廢了丫的。

我好奇的戳戳黃毛, “你們這行還有紀律啊。 ”

“那是, 這些都是村裡出來的雛, 不能隨便碰的, 都是買來的。

要是從大學城或者城裡拐帶的女人, 就能隨便玩, 反正也不是處了。 ”

我縮縮脖子, 其實我早就做好了準備, 之前還在黃毛和平哥身上打過主意, 要不要主動獻身換點好處, 可現在看來, 絕對是我多心了。

但我也是有私心的, “黃毛哥, 咱們這些都要賣給什麼人啊, 不管如何, 我是窮怕了, 你得照顧照顧我, 買主給我介紹個有錢的。 ”

黃毛這一路上和我也算是革命友情了, “那肯定的, 妹子, 就咱們這交情, 不給你整個高富帥, 也是個多金的主。 ”

“吹牛吧。 ”我也不客氣的撇撇嘴, “要有高富帥, 還能去買媳婦?給我找個難看的無所謂,

重點是有錢。 ”

“這後車廂的女人要都你這想法就好了。 ”

我咬了一口餅乾, 在村裡以前都沒吃過這東西, 我想我可能真是不正常, 反而覺得被拐出來是件好事。

與其哭哭啼啼, 不如積極面對爭取個好的, 一向是我的人生格言。

平哥收拾完人繼續開車, 我偷偷問過黃毛, 平哥什麼來頭, 怎麼總是別人欠了兩百塊似的。

“上面派來的。 ”他指指天上。

不過雖然人冷了點, 但是勝在長得不錯, 側臉看去簡直有劉德華的棱角, 梁朝偉的輪廓。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887/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