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被無良父親逼迫嫁人 那腹黑男居然說他“懼內”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婚姻家庭

A市上流社會的一隅, 洛家。

雍容雅致的大廳內, 身著西裝禮服的男男女女正勾肩搭背地旋轉著舞步。

世界著名鋼琴師的手指優美地彈跳在黑白分明的琴鍵上,

譜奏出一段激昂又不乏婉轉的樂曲。

坐在屋子裡安靜地啃著書本的女孩子, 被外面的雜訊吵的心煩意亂。

直覺這場盛大的宴會一時半刻不會結束, 只好抱著書本從房間裡出來, 準備去後花園找塊安靜的地方躲個清淨。

雕花的漆紅色實木門被女孩從裡面緩緩推開, 入眼入耳的都是與這古色古香的典雅裝飾不搭邊的格調。

“呦, 那不是洛家的私生女嗎?怎麼穿成這樣就出來了?也不怕丟了洛家的臉!”

洛夜剛從房間裡出來, 耳邊便傳來了女人的恥笑聲, 就好像自己的穿衣打扮礙了這群人的勢利眼似的!

“就是, 就是!”周圍是一群女人的附和聲和嘲笑聲。

洛夜充耳不聞, 只當是今晚客廳沒有清掃乾淨,

多了幾隻剛從茅坑裡出來亂叫的蒼蠅而已!

純白色的平底鞋拾級而下, 神態悠然自若, 沒有半分兒被嘲弄了的窘態, 反倒是多了幾分女主人的風采。

這裡本來就是洛夜的家, 這棟別墅裡的一磚一瓦, 一草一木, 都是她母親生前叫人設計的, 所以, 又何來的私生女的一說?

這些人現在爭相巴結的洛夫人, 也不過是外面的小三轉了正, 霸佔了自己母親的位置, 借此作威作福而已。

洛夜母親還活著的時候, 這群人還不是像一條條哈巴狗一樣, 對著洛夜的母親搖頭晃尾?

現在洛家的女主人易主了, 這群人又狗性不該, 想要狗仗人勢欺負洛夜!

“嘖嘖, 不過是個私生女而已, 還非要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 真是像她那個死去的媽媽一樣會裝!”

洛夜本想息事寧人的, 可有些人偏偏不給你這個機會, 非要把臉湊過來讓你拍她!

嗯, 說她們是剛從糞坑裡出來的蒼蠅, 還真是一點兒都不為過, 因為本性一樣——欠拍!

“啪!”響亮的一巴掌突兀地在大廳內響起, 鋼琴師的手指僵硬在了琴鍵上, 勾肩搭背的男男女女也都頓住了腳步, 朝著洛夜的方向看了過來。

“狗咬我一口, 我懶得搭理。 但是狗要咬我媽媽, 我就不得不找根打狗棒打回去了!”

語畢, 洛夜收回蔥白的手指, 冷冷地掃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長舌婦, 抱著懷裡的書本離開了, 留下一臉懵逼的眾人!

洛夜走出大廳, 彎身穿過圓拱形的矮門, 在後花園的林蔭裡找了塊空地, 優哉遊哉地捧著書本讀了起來!

“洛夜, 誰叫你在宴會上出風頭的?你以為這樣就能吸引郗少的注意了?真是異想天開!”

洛夜手裡的書還沒翻開一頁, 耳邊就響起了一陣嘰裡呱啦的謾駡聲!

洛夜用腳趾蓋想也知道來者是誰了, 除了那個洛家真正的私生女洛暖, 和她的那個做了人家十幾年小三的母親, 還有誰敢對洛夜這麼不客氣?

洛夜懶得理會這對蛇精病晚期的母女, 白皙粉嫩的小手翻了一頁書, 自顧自地看著, 權當這對母女的話是廁所裡排放的臭氣了。

“哼!洛夜, 你以為自己是誰, 麻煩你給我把眼睛擦亮了, 看清楚這到底是誰的家?要不是我當初看你像個乞丐一樣可憐, 早就把你從這個家裡趕出去了!”

洛暖的母親芳子最看不慣洛夜這幅高傲的樣子,

抬手便從洛夜的手裡奪過了書本, 嘴裡還喋喋不休地罵著。

洛夜冷冷地勾了勾嘴角, 並沒有把書給搶回來的打算, 慢吞吞地從草地上爬了起來, 拍拍屁股, 打算走人。

寧可得罪君子, 切勿得罪小人, 這個道理洛夜還是知曉的!

“洛夜, 你給我站住!誰允許你走了!”

洛暖見洛夜要走, 狠狠地拖拽住了洛夜的藕臂, 修剪整齊的美甲都嵌進了洛夜的肉裡, 吹彈可破的肌膚頓時流出血來。

洛夜小巧玲瓏的眉頭微微蹙起, 就在洛暖小人得志的時候, 狠狠地推開了她。

洛暖平時欺負洛夜早就成了習慣, 沒想到洛夜會推自己, 腳下一個踉蹌, 摔了個狗吃屎。

洛暖的母親芳子看見自己寶貝的女兒被洛夜推摔在地, 氣憤地對著洛夜揚起了巴掌。

然, 意料之中的巴掌卻遲遲沒有落下。

“洛夜, 你快給我放手!否則我立刻將你從這個家裡趕出去!”

芳子被洛夜鉗制著手臂, 不爽地罵著洛夜。

洛夜盯了芳子半晌, 忽地勾了勾水潤紅嫩的唇瓣, 嘴角扯出一抹無所謂的弧度來。

“外國人在我們國家還敢這麼大嗓門, 你就不怕我們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你?”

“你不要忘了, 現在可是非常時期!我們國人都在因為兩國的事情, 極力抵制你們呢!”

“你這個大國外本貨, 倒是很倡狂嘛!”

洛夜一口氣將芳子的罪行給通通地道了出來, 心裡那叫一個倍爽兒!

自己忍了這個外國小三還有她那個私生女已經十幾年了, 再過幾個月她就十八歲了, 也是時候該反抗了!

“洛夜, 你......”

芳子和洛暖都被洛夜給推到了草地上, 身上的名牌被草坪給染了一層綠釉,氣的這對母女倆破口大駡。

洛夜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權當自己什麼也聽不見,慢悠悠地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前面大廳裡的宴會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洛夜這個時候是沒有辦法回去了,看來今晚只能在後花園旁邊的小別墅呆上一晚了!

洛夜躺在以前跟母親一起睡過的大床上,純粹的眸子裡慢慢地鍍上了一層水霧。

如果她的媽媽的還活著,那是不是......

洛夜還來不及多想,房門就“砰”地一聲被人從外面不客氣撞開。

洛夜訥訥地抬起小腦袋,一張俊美無儔的臉龐便跳進了她的視線,侵佔了整個瞳孔。

這個男人長得……簡直是太美了!

好看迷人的桃花眼,英氣逼人的遠山眉,高高的鼻樑,削薄如刃的唇瓣。

洛夜呆呆地盯著眼前這張帥得人神共憤的俊臉,不知該作何反應!

眼前俊美的男人厭惡地掃了一眼犯花癡的洛夜,不屑地勾了勾削薄的唇角。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635/0/?ADU=10651

身上的名牌被草坪給染了一層綠釉,氣的這對母女倆破口大駡。

洛夜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權當自己什麼也聽不見,慢悠悠地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前面大廳裡的宴會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洛夜這個時候是沒有辦法回去了,看來今晚只能在後花園旁邊的小別墅呆上一晚了!

洛夜躺在以前跟母親一起睡過的大床上,純粹的眸子裡慢慢地鍍上了一層水霧。

如果她的媽媽的還活著,那是不是......

洛夜還來不及多想,房門就“砰”地一聲被人從外面不客氣撞開。

洛夜訥訥地抬起小腦袋,一張俊美無儔的臉龐便跳進了她的視線,侵佔了整個瞳孔。

這個男人長得……簡直是太美了!

好看迷人的桃花眼,英氣逼人的遠山眉,高高的鼻樑,削薄如刃的唇瓣。

洛夜呆呆地盯著眼前這張帥得人神共憤的俊臉,不知該作何反應!

眼前俊美的男人厭惡地掃了一眼犯花癡的洛夜,不屑地勾了勾削薄的唇角。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635/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