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各色美女總裁愛上我 這該怎麼辦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情感 » 隱私

南非剛果盆地, 遮天蔽日的叢林覆蓋在這片土地上。

此刻, 在叢林的南部區域, 茂盛無比的樹林中, 人影攢動。

葉鋒穿著一身迷彩服,

手持一把衝鋒槍, 正埋頭在叢林中騰挪竄動著。

突然……他腰間的通訊器傳來幾聲嘶鳴, 緊接著, 裡面傳來了一道聲音。

“頭兒……頭兒在嗎?”

“說!”

如鷹隼一般的眸子裡散發著厲芒, 葉鋒停下了身子, 微微喘著氣, 緊緊的盯著前面不遠處, 一個慌亂無措, 緊急逃亡的白人胖子。

“頭兒馬上回來, 是這樣……我長話短說, 老家的老闆打來電話, 讓你馬上回國, 說是有重要任務交給你!”

“老家……?”

聽到通訊器中手下的聲音, 葉鋒劍眉一簇。

“是的!”

“……”

聽到肯定的回答, 葉鋒眉頭緊擰, 恨恨的瞪著前方已經消失的身影。

“MD, 只能便宜這龜孫了!”

暗暗腹誹一句, 葉鋒找准了方向, 急速的在林間賓士著。

……

……

從剛果國際機場飛往華夏經濟中心天海市的飛機上, 此刻葉鋒正坐在豪華艙之內。

“86, 61, 86……這妞兒正點!”

長達二十個小時的飛行, 旅途自然是十分無聊的。

而脫離了戰場的葉鋒, 也恢復了他那玩世不恭的模樣, 此刻正對著一個經過的空姐評頭論足。

“先生, 請問需要點什麼食物嗎?”

似乎是聽見了葉鋒的嘀咕聲, 空姐在他身旁停下, 露出迷人的微笑。

經常南來北往的她, 對於這樣的客人, 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而且……她的身材的確非常好, 不然也不可能在這趟黃金線上的航班, 擔任空姐了。

看著微微低著身子, 露出胸前深幽溝壑, 一臉迷人微笑的空姐, 葉鋒雙眼毫不客氣的盯著那迷人山巒。

“一杯拉菲, 謝謝!”

雖然雙眼露出了登徒子的目光, 可是氣息卻極為紳士。

“好的, 先生稍等。 ”

空姐迷人一笑, 輕掩小嘴應了一聲,

便風姿卓越的轉身離開。

對於葉鋒的目光, 她沒有露出絲毫的不滿, 相反似乎還十分受用。

“流氓!”

可是, 空姐自己沒意見, 葉鋒鄰座的一位女乘客卻看不下去了。

只見她推了推臉上大號的墨鏡, 鄙夷的輕啐一聲。

聽到聲音, 葉鋒轉過頭, 這一眼下去, 他便再也移不開目光了。

這妞兒比剛才那空姐更美, 瓷娃娃一般的肌膚, 傲人的峰巒絲毫不輸給那空姐, 特別是此刻帶著一股有些高冷的氣息, 更是讓人沉醉其中。

美得動人心弦!

若不是坐著, 他絕對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位美女的三圍多少。

葉鋒看的有些癡了。

可是他並沒有忘記, 剛才這美女說的話。

“誰流氓了?小爺就是專門打流氓的, 你告訴我, 我去幫你打!”

葉鋒義正言辭的看著她。

那美女厭惡的看了他一眼, 似乎有些不適的挪了挪身子。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才說的什麼意思!86,61,86……不就是三圍麼!”

美女厭惡的啐了一口。

“額……”

沒想到被人家點破了, 葉鋒尷尬的摸著腦袋。 可是他的雙眼裡, 卻絲毫沒看出來尷尬。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哈哈……還不知美女貴姓?”

打了個哈哈, 葉鋒將這尷尬的氣氛一筆帶過, 殷切看著她。

“你要幹嗎?”

美女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葉鋒一愣, 心道這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可是美女都發話了, 他作為一個男人, 自然不能認慫不是?

於是, 只見葉鋒一咬牙, 狠狠的點了點頭。

“幹!”

聽見這話, 那美女明顯一愣, 一臉懵逼的模樣, 顯得有些不明所以。

可是片刻, 她便反應過來, 小臉上頓時升起一片紅霞。

這人真噁心,

先是占空姐的便宜, 此刻又在語言上占自己的便宜。

從小就受到正規家族教育的她, 顯然忍不住了。

就在她要斥駡葉鋒的時候, 突然, 豪華艙異變突生。

“都別動, 劫機!”

只見豪華艙的座位之中, 突然冒出幾個大漢, 前後左右都有, 手裡端著微沖, 神色冷靜的逼視著豪華艙內的乘客。

這些人什麼膚色都有, 看他們的神情, 顯然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兒了。

“啊……”

短暫的沉默過去, 緊接著, 整個豪華艙內亂做一團。

能坐國際航班豪華艙的人, 那都是響噹噹的富豪, 身價不菲。

可這些人, 都是膽小如鼠, 極為害怕丟失性命的主兒, 此刻遇到劫機的匪徒, 哪能安靜下來。

一時間, 整個豪華艙中吵鬧不斷。

“都他娘的老實一點, 把你們的資金轉移到這張卡上,

飛機就會平安降落, 不然……哼哼!”

說話的人看起來, 明顯是匪徒的首領, 只見手裡拿著一把黃金鑄造的手槍, 另一隻手揚著一張卡片, 威脅的看著豪華艙的眾人。

可是沒有人發現, 此刻亂做一團的豪華艙乘客中, 只有兩人面色冷靜如常。

其中一人, 正是葉鋒。

作為橫行地下世界的雇傭兵王, 幾個小小的匪徒而已, 豈能嚇到他?

可是讓葉鋒沒想到的是, 身旁的這個美女, 竟然也是如此的冷靜。

面色絲毫不變, 靜靜的坐在那裡, 就連墨鏡都未曾取下來。

可以看出, 這美女膽識不凡。

一時間, 葉鋒對這位旅途中遇到的美女, 興趣大增。

可是淩若雪自己明白, 她此刻不是不怕, 而是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了。

從小到大就被沒受過什麼傷害的她, 何曾遇到過這樣的場面,那幾個大漢手中槍口掃過她身體的時候,她就已經被嚇傻了。

要是讓葉鋒知道旁邊這美女不是膽識過人,而是已經被嚇傻,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經過匪徒首領的一聲冷喝,豪華艙中的喧鬧頓時弱了不少。顯然都十分懼怕匪徒手中的槍子兒不長眼睛。

看到眾人安靜下來,匪徒首領明顯得意不少,他最享受的,便是這種淩駕於有錢人之上的感覺。

嚇得這些有錢人一動不敢動,令他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膨脹。

“嗤……”

可就在這時,安靜下來的豪華艙門口,突然響起一道氣壓開門的聲音。

眾人紛紛將目光望過去,只見端著一支紅酒杯的空姐,出現在門口,一臉懵逼的看著艙內……

“啊……劫……”

“給老子安靜點兒!不然我不介意辣手摧花!”

匪徒首領眼疾手快,幾步躍過去,用槍頂住了美麗空姐的喉嚨。

空姐的慘叫聲戛然而止,眼裡帶著恐懼的神色,弱弱的看著那匪徒。

手裡端著的紅酒杯,也應聲而掉,“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看見空姐因為給自己送紅酒,而導致被匪徒劫持,葉鋒不禁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眼中微微一閃,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坐著沒動。

這個世界上,幾乎每一刻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遇到危險,如果都需要自己出手相救,那自己豈不成了超人?

而且,看這夥人井然有序的樣子,外面鐵定有同夥接應。光是能把槍支帶上飛機,就足以說明這夥匪徒來歷不凡了,搞不好,就連機長都是他們的人!

自己這趟回國,是老爺子召喚,沒必要給自己找不痛快。

而且,這些坐豪華艙的都是有錢人,放放血無傷大雅,只要不惹到自己的頭上。

想到此處,葉鋒微微閉上了眸子,靜靜的看著那些匪徒們忙碌著。

匪徒的工作井然有序,有人負責威脅,有人負責放哨,還有人負責拿著卡和移動轉帳機,一個一個的要求富豪們轉帳。

那些富豪們小命看的比什麼都重要,此刻哪還有平時的囂張?雖然心有不甘,可也紛紛驚恐的依言行事,肉痛不已。

而此時,那空姐驚恐的看著匪徒首領,弱弱的眼神中,小眼珠不斷轉動,平添一股魅色。

那匪徒首領舔了舔嘴角,眼裡冒出一股淫邪的光芒。

“走!”

只見他一把拉住了空姐的蓮藕玉臂,接著轉過頭,對著手下們淫笑的說了一句。

“老子先去爽爽,你們幹完活兒輪流來!”

“好叻,你就瞧好吧!”

“老大可要慢點兒,這如花似玉的,可經不起你的折騰……”

一眾匪徒頓時邪笑連連,紛紛打趣。

可是空姐卻頓時被嚇得面色大變,驚恐的掙扎著。

可她畢竟只是一個女人,哪裡能是經過特種訓練,五大三粗的匪徒首領的對手?

“給我老實點,不然我不介意讓你先死了,再給弟兄們爽一下!”

匪徒首領眼裡露出不耐煩,陰笑的瞪了一眼空姐。

空姐頓時嚇得憚若驚聲,一動不敢動。

她可不想自己死後,還遭受那非人的折磨……

匪徒邪笑一聲,便拉著空姐向著廁所走去。

空姐極不情願的跟著,回過頭,乞求的雙眼掃過那些平常在她眼中的大人物們,可在她的目光之下,那些平時吆五喝六,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們,紛紛低下了頭。

空姐淒厲的慘笑一聲,眼裡露出絕望。

可是……

當她的眼睛最後掃過剛才調戲她的那位客人時,眼中不禁一亮。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542/0/?ADU=10651

何曾遇到過這樣的場面,那幾個大漢手中槍口掃過她身體的時候,她就已經被嚇傻了。

要是讓葉鋒知道旁邊這美女不是膽識過人,而是已經被嚇傻,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經過匪徒首領的一聲冷喝,豪華艙中的喧鬧頓時弱了不少。顯然都十分懼怕匪徒手中的槍子兒不長眼睛。

看到眾人安靜下來,匪徒首領明顯得意不少,他最享受的,便是這種淩駕於有錢人之上的感覺。

嚇得這些有錢人一動不敢動,令他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膨脹。

“嗤……”

可就在這時,安靜下來的豪華艙門口,突然響起一道氣壓開門的聲音。

眾人紛紛將目光望過去,只見端著一支紅酒杯的空姐,出現在門口,一臉懵逼的看著艙內……

“啊……劫……”

“給老子安靜點兒!不然我不介意辣手摧花!”

匪徒首領眼疾手快,幾步躍過去,用槍頂住了美麗空姐的喉嚨。

空姐的慘叫聲戛然而止,眼裡帶著恐懼的神色,弱弱的看著那匪徒。

手裡端著的紅酒杯,也應聲而掉,“啪”的一聲,摔的稀碎。

看見空姐因為給自己送紅酒,而導致被匪徒劫持,葉鋒不禁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眼中微微一閃,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坐著沒動。

這個世界上,幾乎每一刻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遇到危險,如果都需要自己出手相救,那自己豈不成了超人?

而且,看這夥人井然有序的樣子,外面鐵定有同夥接應。光是能把槍支帶上飛機,就足以說明這夥匪徒來歷不凡了,搞不好,就連機長都是他們的人!

自己這趟回國,是老爺子召喚,沒必要給自己找不痛快。

而且,這些坐豪華艙的都是有錢人,放放血無傷大雅,只要不惹到自己的頭上。

想到此處,葉鋒微微閉上了眸子,靜靜的看著那些匪徒們忙碌著。

匪徒的工作井然有序,有人負責威脅,有人負責放哨,還有人負責拿著卡和移動轉帳機,一個一個的要求富豪們轉帳。

那些富豪們小命看的比什麼都重要,此刻哪還有平時的囂張?雖然心有不甘,可也紛紛驚恐的依言行事,肉痛不已。

而此時,那空姐驚恐的看著匪徒首領,弱弱的眼神中,小眼珠不斷轉動,平添一股魅色。

那匪徒首領舔了舔嘴角,眼裡冒出一股淫邪的光芒。

“走!”

只見他一把拉住了空姐的蓮藕玉臂,接著轉過頭,對著手下們淫笑的說了一句。

“老子先去爽爽,你們幹完活兒輪流來!”

“好叻,你就瞧好吧!”

“老大可要慢點兒,這如花似玉的,可經不起你的折騰……”

一眾匪徒頓時邪笑連連,紛紛打趣。

可是空姐卻頓時被嚇得面色大變,驚恐的掙扎著。

可她畢竟只是一個女人,哪裡能是經過特種訓練,五大三粗的匪徒首領的對手?

“給我老實點,不然我不介意讓你先死了,再給弟兄們爽一下!”

匪徒首領眼裡露出不耐煩,陰笑的瞪了一眼空姐。

空姐頓時嚇得憚若驚聲,一動不敢動。

她可不想自己死後,還遭受那非人的折磨……

匪徒邪笑一聲,便拉著空姐向著廁所走去。

空姐極不情願的跟著,回過頭,乞求的雙眼掃過那些平常在她眼中的大人物們,可在她的目光之下,那些平時吆五喝六,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們,紛紛低下了頭。

空姐淒厲的慘笑一聲,眼裡露出絕望。

可是……

當她的眼睛最後掃過剛才調戲她的那位客人時,眼中不禁一亮。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542/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