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醫院遇到白衣天使 感覺自己戀愛了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愛情

我, 是一個魔術師, 也是一個牌桌聖手。 我的一雙手, 給我創造了幾輩子都用不完的財富。 我雖然很醜, 但在我的身邊從來就不缺少女人。

她們總是‘智哥智哥’的叫著我, 主動的把我的手, 往她們的懷裡塞。
我的一雙手, 就是上天送給我的最好的寶物!
很多常人沒辦法做到的細活, 我卻一下的就能學會……而這, 也包括千術在內!
我十二歲那年, 我爸突然的去世了, 一點徵兆都沒有。 而我那個名義上的後媽, 正淒淒慘慘的抹眼淚。 表面上是哭得很傷心, 但我卻分明看到她手裡抓著的我小姨給我用來上學的錢, 唇角的是一陣竊喜的笑意。
我看著她, 一邊是拽著小姨的裙擺, 呆愣愣的問她:“小姨, 我爸這是怎麼了?他為什麼要躺在棺材裡啊?還有, 為什麼大家都在哭啊……小姨小姨, 去世又是什麼意思啊?”
對於這些問題, 小姨卻並沒有和我解釋。
她哭著和我說:“小智,
去世的意思就是……”她的話卡在了這裡, 卻並沒有和我解釋完。 在葬禮舉辦的那幾天裡, 我一直追問著這個問題。 但小姨卻是對我緘口不提, 始終都不和我說清楚。
在我爸下葬的那天。
天空陰沉、大雨磅礴。
我抬頭看著灰色的天空, 心裡突然的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我, 王小智, 沒爸爸了……
“小兔崽子, 還在這裡楞什麼!”一隻手扭住了我的耳朵, 弄得我很疼:“趕緊回家給我做飯去!老娘總算是不用伺候那個死男人了。 ”
我聽見她刺耳的笑聲, 得意而張揚。
就這樣, 我被跌跌撞撞的拽回家裡, 推到灶臺上, 踩著板凳做飯。
一連好多天, 我都沒能緩過來我爸已經死了的事實。
我後媽則是當天就和一個男人脫了衣服糾纏在一塊, 經常突然一起哈哈大笑,
或者扭來扭去, 神情癲狂。
我爸死了, 她好像一點都不難過。
那時候正是暑假, 我端著菜放到桌子上, 低聲地開口問我上學的事, 得到的卻是一巴掌。
“學有什麼好上的?好不容易你那個短命爹死了, 你就不能讓老娘快活一段時間嗎!”
“我告訴你, 我才不會花那個錢, 管你吃飯就不錯了, 少跟我蹬鼻子上臉!”
眼前的女人面目可憎, 因為哭了太多天, 我已經很虛弱了, 被打了這一巴掌更是直接摔在地上。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我猛的從地上爬起來大吼:“我小姨給我的錢就是用來上學的!”
“嘿, 你個小兔崽子還敢跟我頂嘴?”
我被那個很討厭的男人拽到了廚房, 腦袋被摁在水槽裡。
“真是跟你爹一個樣子。 ”他好像笑了, 手上的力氣很大:“上學?你他媽別想著老子能賺錢供你上學!”
水槽裡全都是油污和菜渣,
我被摁下去很快就撐不住了, 腦袋發脹, 肺裡像是要炸了一樣。
或許是求生的本能讓我拼命掙扎, 他一時沒抓住我, 被我給推開了。
剛從水裡解脫, 我還沒來得及喘口氣, 一抬頭, 就看到我剛剛用來炸東西的油鍋被那個男人砸過來。
“媽的竟然敢踹老子!”
那裡面, 可是剛剛沸騰過的熱油啊!
我根本沒力氣躲開。
‘哐!’
“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疼痛讓我本能的慘叫起來, 眼前模糊一片, 只看到那男人驚慌失措的後退, 和跑進來的我後媽。
“媽, 媽啊!”我朝她伸出手, 鼻涕眼淚糊了一臉“我疼!我好疼, 媽……”
“媽你救救我, 我以後不上學了啊……”
“媽啊!我好疼啊!”
可我只看到她一邊後退, 一邊將自己臉上的慌張變成了滿不在乎,
扭頭冷哼:“炸東西還把自己給炸了?真他媽煩, 別管他, 完事就說……”
後面我已經聽不清了, 只突然明白我後媽一點都不在乎我的死活。
最起碼和她的快活相比, 毫無可比性。
身上的疼讓我一下子暈過去, 等睜開眼睛的時候, 眼前一片雪白, 我還以為我到了天堂。
要不是身上還疼的話。
“你醒了?”
一個很溫柔的女聲。
我扭過頭去, 看到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坐在我身邊, 她眼睛又大又美, 飄飄長髮垂在了她的胸前, 臉上則是滿是溫柔。
那種眼神和我爸很像, 後來我才知道那叫疼愛。
“身上還疼不疼?”她看我不說話, 微微皺眉, 輕聲道:“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呀?”
我搖搖頭, 眼淚突然掉下來:“身上疼……”
看我一哭,
她馬上有些驚慌的給我擦眼淚:“小智乖, 我現在去叫護士姐姐給你看看。 ”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她越是溫柔, 我就哭的越傷心, 把這些天全部的委屈都哭了出來。
時間久了, 我就慢慢的睡著了, 迷迷糊糊的感覺到有人在說話。
“身上的還好說, 但這張臉……哎……”
“醫生, 拜託你一定要盡力治好他, 這孩子還這麼小……”
等我再睜眼的時候, 是被疼醒的。
一睜眼就看到我後媽正面目猙獰的扭著我的手臂, 像是想把我掐死一樣。
看我睜開眼睛, 愣了一下後就不屑的笑起來:“我就說這小兔崽子肯定跟那個死男人一樣命硬, 哪那麼容易死!”
最後一句, 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你幹什麼!”
之前那個漂亮姐姐沖過來, 將我後媽推到一邊, 憤怒的護著我:“別以為我不能把你告上法庭去!”
“你!”我後媽被這句話嚇到了, 冷哼一聲:“雖然不是我生的,但也是我的兒子,我是不可能坐牢的,你一個出來賣的婊子……”
“啪!”
漂亮姐姐直接甩了我後媽一巴掌,臉上表情激動:“別以為我不知道王軍哥是怎麼死的!”
王軍就是我爸的名字。
“你知道什麼?”我後媽一下子驚慌起來:“你別血口噴人啊!那男人就是自己喝酒喝死的,關我什麼事!”
“到底是不是,你心裡最清楚。”漂亮姐姐冷哼:“小智的治療費用我會承擔,以後你跟這個兒子就沒有任何關係。”
“嗤,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就自己找罪受吧。”
我後媽冷笑了一下,轉頭就趾高氣揚的走了。
仿佛她忘了當初落魄街頭的時候,是我父親一手救了她的,更忘記了我父親為了她,被那些混混砍傷的事……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916/0/?ADU=10651

冷哼一聲:“雖然不是我生的,但也是我的兒子,我是不可能坐牢的,你一個出來賣的婊子……”
“啪!”
漂亮姐姐直接甩了我後媽一巴掌,臉上表情激動:“別以為我不知道王軍哥是怎麼死的!”
王軍就是我爸的名字。
“你知道什麼?”我後媽一下子驚慌起來:“你別血口噴人啊!那男人就是自己喝酒喝死的,關我什麼事!”
“到底是不是,你心裡最清楚。”漂亮姐姐冷哼:“小智的治療費用我會承擔,以後你跟這個兒子就沒有任何關係。”
“嗤,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就自己找罪受吧。”
我後媽冷笑了一下,轉頭就趾高氣揚的走了。
仿佛她忘了當初落魄街頭的時候,是我父親一手救了她的,更忘記了我父親為了她,被那些混混砍傷的事……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916/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