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愛吃醋佔有欲強的老公 你能忍受嗎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大楚國皇宮公主中宮中。

羅帳輕輕逸動, 床上被浪翻滾, 一雙玉臂慵懶地伸了出來, 雪白如耦, 曖昧的氣息纏繞。

“公主, 累嗎?你從戰場剛剛回來,

可是夫君實是太想你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溫柔響起。

床上人影纏繞, 女子輕閉著美眸, 男人輕輕地摟住她, 略為修長的手指撫著她略為勞累的臉部。

她的肌膚已不再是十八歲那時的嬌嫩, 被風雨磨礪過的淩厲在眉間流淌著。

女人正是大楚國的公主, 英勇好戰, 美貌傾城, 大楚國的大戰, 都少不了她的功勞。

人人都以為, 大楚未來的皇, 將是這個公主。

因為大楚皇只生得五女, 無子。

亦無其他男姓子嗣。

女子慵懶地睜開眼睛, 看著身邊的男人。

任何一個英勇的女人, 也不能缺少男人。

至少她是如此認為的。

“不累……唔……”

話未說完, 唇已被男人溫柔地堵上, 纏綿熱吻……

在她正欲陶醉之時, 卻只覺得心臟突然抽搐地疼痛起來,

她震驚地瞪大眼睛, 看到身上的男人已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冷笑地看著她。

“公主, 你累了, 是時候長眠了哦……你不要擔心, 大楚子民, 我會好好待他們的——你的父皇母后, 我亦會善待他們, 等一下, 公主過勞死的消息, 將會傳遍天下……”

附馬周傾的冷笑, 令得女人臉色驀然蒼白起來。

過勞死, 乃是大楚國皇后的怪異用詞, 意思是過度勞累至死, 如今, 他用得上派場了呢!

她無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尖銳的疼痛在全身瞬間擴散。

男人輕柔地吻上了她的唇, 這是死亡之吻, 最後的吻。

女人抽搐幾下, 終是緩緩地閉上眼睛, 玉臂轟然垂了下來……

大楚國公主楚一月于大楚曆205年4月26夜, 薨。

黑暗, 無邊的黑暗……

楚一月迷迷糊糊的, 全身巨痛, 五臟六腑都仿佛被什麼撕裂了似的。

可是, 她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

她死了嗎?

鼻端, 有一縷曖昧的氣息纏繞開來。

她的世界, 只剩下那些曖昧的喘息, 還有那轟然的心跳, 其他的什麼亦聽不到。

有溫暖的液體滴落在她的臉上。

是……淚嗎?

周傾, 那個溫柔的惡魔, 會為她哭泣?

楚一月掙扎, 破碎的呻吟從她的唇間逸出來, 疼痛從身體各方面湧出來, 如同那無邊的黑暗, 將其狠狠地吞沒著。

有人撫在她的臉上。

輕柔的, 帶著特別氣息, 並不是周傾的氣息。

那手, 摸了她全身。

果然, 是變態色狼, 一個臨死的女人也要摸。

好吧, 楚一月承認自己暫時沒有力氣醒過來, 但如果有機會醒來, 她一定會將那傢伙斬成十八塊的!

粗重的呼吸聲突然近了起來。

她暗驚,

難道他要下手了?

他……是誰?

冰冷的唇突然被火熱的柔軟的東西堵上了。

那是……唇嗎?男人的?變態色狼的?

如風似火的狂吻, 楚一月只有感覺, 可是, 她仍然醒不過來。

那吻持續了一會, 離開, 周圍的空氣仿佛一下子變得火熱起來。

噝的一聲, 衣裳仿佛被撕破了。

有人壓上她的身子……

呃……變態色狼就要開始行動了?

楚一月心裡翻滾著強烈的憤怒, 她拼命地欲睜開眼睛, 可是眼皮, 卻仿佛被千萬重巨石壓著一般, 怎麼睜, 也睜不開。

楚一月從來沒有過的濃烈的羞辱感、憤怒洶湧而來, 可是那濃濃的黑暗, 怎麼也掙扎不出去……

“皇后?皇后?您……您醒了?”

一個少女的尖叫聲將楚一月從那些黑暗的邊緣上拉了回來。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

卻見, 華紗垂地,

碧珠玉枕, 夕陽斜入, 映下一地淺黃。

雕花衣架上掛著一件鳳袍, 置著十八鳳金珠鳳冠, 兩個丫環模樣的十三四歲的少女焦急又震驚地瞪視著她。

楚一月怔了怔, 她……是不是聽錯了?皇后?

並且這個內殿, 她是那麼陌生, 連這兩個貼身侍女, 亦是如此陌生。

還有……剛剛不是有個變態色狼嗎?可是這兩個都是那麼純的小侍女?

這裡是哪裡?她們又是誰?

楚一月掙扎著坐起來, 兩個小侍女連忙扶其坐她, “快, 給皇后倒杯熱水來!”

兩個侍女手忙腳亂地為楚一月倒水, 擦臉等等。

“快稟報皇上, 皇后沒事了!”

“可是……剛剛的毒是皇上親自送來的, 再稟報他, 皇上豈不是再殺了皇后?”另一個丫環臉色一變, 小聲地說道。

楚一月迷惘地看著那兩個陌生的小丫環,

突然回過神來, 伸出自己的玉臂, 不由得怔住了。

玉臂上的梅花胎印, 消失不見了。

她摸摸臉, 一股寒意從心底滲出來。

她原本尖細的小臉, 哪去了?臉上的嬰兒肥, 哪裡來的?

楚一月一驚, 以前聽母后說過靈魂穿越的事兒, 難道……難道她穿越了?

楚一月沉住氣, 突然從床上跳起來, 嚇得扶她而坐的丫環怔怔地看著楚一月。

楚一月幾乎是閃電般沖向梳粧檯, 雙手一扶住台邊, 往那朦朧的銅鏡一看, 頓時呆住了。

果然!

她尖細的傾城小臉, 不知道哪去了, 成了一張略有嬰兒肥的娃娃臉!

雖然雙臂如粉耦, 粉嫩嫩的娃娃臉也不醜, 但是怎麼比得起之前那張傾國傾城的臉?

還有還有!她的身體……天呐, 她那原本健壯的身子, 已成了一副弱不禁風的稻草似的骨架……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16613/0/?ADU=10651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16613/0/?ADU=10651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