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妖孽保鏢強勢征服大小姐 風情女生也有柔情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愛情

夜幕降臨, 江海市神都大酒店88層, 巨大的落地窗後, 刺金鑲邊的雕花鏤空窗簾沉沉地拉開。

空靈的夜色中, 帷幕般的淡藍色水晶玻璃後面,

是江海市的頂級奢華套房——“天上宮殿”。

這裡是江海市的最高點, 可以俯瞰夜色中的一切繁華。

這裡也是所有喧囂和欲望堆砌起來的天堂, 有夢幻中的一切——女人、美酒、金錢……

女人是穿著輕薄白紗的烏拉圭籍混血女郎, 慵懶妖嬈, 像波斯貓, 斜臥在巨大的金絲楠木躺椅上。

美酒是三十五年的馬爹利典藏版珍品, 用最考究的法國銀質宮廷酒器, 用最溫柔的女人的手, 用最浪漫的空氣和時間。

錢是老頭子給的零花錢, 也是十幾年來蕭逸從老頭子那裡得到的第二筆報酬。

昏暗的房間裡, 燭光搖曳, 蕭逸斜倚在靠枕上, 小心地擺弄著手中的哈瓦那手卷雪茄。

他熟練地拿起精緻的V字雪茄剪, 乾淨俐落地剪掉煙帽。 用加長的特製雪茄火柴點燃一片西洋紅衫木,

烘烤, 旋轉。

燃之如雪, 結而如茄, 這空氣裡瞬間便充斥著古巴熱辣的陽光的味道。 混合著少女般熱情的氣息, 混合著清幽的金絲楠木暗香, 蕭逸輕輕吸了一口, 舒服地閉上了眼睛。

沉重的復古重門一道一道打開, 如古堡長廊般寂靜的通道上, 悄無聲息地走進來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

進了套房, 他偷眼看了看蕭逸, 而後小心地對著站在門邊的職業裝少女輕聲耳語了幾句。

少女一邊聽, 一邊點著頭。 燈影閃爍的角落裡, 一張紅木圓桌上, 一台老式留聲機播放著低沉的義大利古典音樂。

音樂聲中, 暗紅色的波斯地毯上, 少女搖曳著曼妙的身姿, 輕巧地一步一步走來。

裁剪合身的襯衫短裙,

包裹著呼之欲出的身體。 妖嬈的體態, 精緻的小臉, 語調輕柔, 呵氣如蘭。

“先生, 您的預付款已經用完, 請問是否還要追加?”

蕭逸半眯著眼睛, 將一隻手從烏拉圭女郎的身上挪開, 輕輕揮了揮。

“算了, 我還有事情, 而且老頭子給的五百萬已經花完了。 ”

他滿不在乎地說著, 惹得職業裝少女眼神中一陣異樣。 。

能夠在三天之內花光五百萬的人不多, 能夠這麼輕描淡寫地說出這種話的人也不多。

而蕭逸, 剛好就是這不多的人當中的一個。

“好的, 先生。 那麼這裡還有一部分欠款, 麻煩您簽個字。 ”

少女嬌媚地說著, 看著蕭逸那只又挪回到烏拉圭女郎身上的手, 小臉一片霞紅。

“欠款?還欠多少?”

這個時候蕭逸才睜開了眼睛, 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這是他第一次從自己手裡花錢, 沒想到五百萬這麼不禁花, 竟然搞到最後還有欠款。

“一共是六十七萬, 這是前臺開具的帳單。 ”

職業裝少女彎下腰, 遞過手中的小紙條, 同時, 也毫無保留地將身前風情展現在了蕭逸眼前。

蕭逸賤賤地笑了起來, 壞壞地說道:“七十萬吧, 三萬塊錢小費是你的了。 ”

他一邊說, 一邊挑了挑眉, 吹了聲口哨, 狠狠地剜了一眼那送上門來的景色。

而後, 瀟灑地在帳單上簽了個字, 蕭逸便拿出手機, 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 我是蕭逸。 我在神都酒店的天上宮殿套房, 因為吃霸王餐被人扣押了, 請帶上一百萬來贖我。 ”

電話撥通了之後, 蕭逸一口氣說完便直接掛掉了, 也不管電話另一端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就在他掛掉電話的時候, 江海市江華集團老總鐘倩眉微微皺了皺眉頭。

“蕭逸……”

她略一思索, 猛然間想起了什麼, 馬上給自己女兒鐘筱雨撥通了電話。

“筱雨, 帶上一百萬去天上宮殿見蕭先生。 記住, 無論你見到什麼情況, 對蕭先生都要尊重!”

幾乎是下命令一般, 這位江海市金融界的巨人, 第一次對自己的寶貝女兒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三十分鐘之後, 神都酒店門外, 一輛紅色法拉利在四輛黑色奧迪的簇擁下, 緩緩駛來。

車門打開, 紅色法拉利中走出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女。 紮著清爽的馬尾, 戴著一副超大的墨綠色太陽鏡。 上身一件粉色磨砂披肩短衣, 下身白色棉布裹身短裙, 白嫩的長腿沒有一點瑕疵, 精緻的小腳上穿著一雙晶瑩剔透的水晶玻璃鞋。

四周十幾個西裝革履的保鏢將少女圍在中間, 一起走進了神都酒店的大門。

當88層那重重大門再次打開的時候, 蕭逸和那位慵懶的烏拉圭籍女郎的動作, 看起來已經有些不雅了。

侍立在一旁的職業裝少女羞紅著臉, 低著頭不敢去看。

而剛剛走進來的鐘筱雨摘下太陽鏡, 卻是直接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她白皙的小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 慢慢變得如醉酒般紅暈。 輕咬了幾次嘴唇, 她才勉強忍住, 沒有直接轉身離開。

“請……請問, 這位是蕭先生嗎?”

她站了半天, 終於張了張口, 語氣不悅地說道。

蕭逸把腦袋抬了起來, 看了鐘筱雨一眼, 點了點頭道:“沒錯, 你是來送錢的?直接到收銀台結帳就行了。 ”

說完之後, 他又意猶未盡地看向了身下的美女。

“你……你……”

鐘筱雨指著蕭逸半天,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在江海市長大,作為江華集團老總的獨生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哼,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也不知道我母親為什麼會讓我對你客氣點。但是從你給我的印象來看,不是我找錯人了,就是我母親認錯人了!”

鐘大小姐看著旁若無人的蕭逸,不禁氣得冷笑起來。

“今天的賬你就自己結了吧,恕不奉陪,我們走!”

她丟下一句話,轉身就往外走。

“等等!”

蕭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地上,一身鬆鬆垮垮的粗布衣褲,款式很土,雖然看起來有些舊,不過倒是洗的乾淨。

“這個……嘿嘿……鐘大小姐,咱們買賣不成仁義在,這幾天我負責保護你,有什麼不滿意的你可以提出來,不要動不動就拿錢說事嘛……”

他一邊搓著手,一邊向著鐘筱雨走了過去。

“而且呀,你看看,人家這酒店,這服務,雖然比起拉斯維加斯的‘海市蜃樓’還差了一點,不過在江海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咱們怎麼可以欠帳不給錢呢,這是不道德的,是要被人類社會譴責的!你說對不對?”

人還沒走到,蕭逸囉囉嗦嗦的一大堆廢話就已經傳到了鐘筱雨的耳朵裡。

鐘筱雨氣急敗壞地瞪了他一眼,氣鼓鼓地說道:“保護我?拜託,我連你人都沒見到,你說你在保護我?還有,這是你欠的債,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

她說話的時候,蕭逸又走近了幾步,幾個保鏢瞬間圍了上來。

對於圍上來的幾個保鏢,蕭逸就像沒看見一樣,一邊走過去,一邊從兩個人中間使勁擠著。

“借過,借過……”

他一邊說,一邊從兩個人中間擠了過去。那兩個保鏢就像是木頭一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一直到蕭逸走過去之後,兩個人才猛地轉過身,一臉震驚地看著他,漲紅的臉上已經流出了汗水。

只不過,這古怪的一幕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為這時候所有人都在盯著蕭逸。

“你叫鐘筱雨,今年十七歲,再過一個月過十八周歲生日。喜歡粉色,這三天時間一直呆在花海別墅群,每天睡八個小時,玩遊戲五個小時,其餘時間看漫畫。每天晚上九點鐘洗澡,喜歡裸睡……”

“啊!!!”

因為蕭逸說話的語速太快,一開始的時候鐘筱雨並沒有反應過來。等到他說到最後,鐘筱雨才發現,這個傢伙對自己的生活簡直是瞭若指掌。

“你……你……你臭流氓!死流氓!混蛋!……”

鐘筱雨簡直快瘋了,難道這個傢伙一直在暗中偷偷監視著自己?那……那他豈不是看到了……

一想到這些可能,鐘筱雨就恨不得殺了面前這個一臉人畜無害的流氓。

“嘿嘿,放心,我們有自己的規矩,對於大小姐的個人隱私,我是絕對不會窺視的……”

蕭逸賤兮兮地笑著,畫蛇添足地解釋了一下。

只不過,在場的所有人都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剛剛連人家裸睡都說了出來,竟然還敢厚著臉皮說自己懂規矩。

鐘筱雨已經把自己母親交代的話忘得一乾二淨了,她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一雙臭襪子,趕緊堵住這個流氓的臭嘴。

見鐘筱雨不說話,蕭逸終於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嗯嗯,看來大小姐對我的誤會已經消除了。”

他一邊說,一邊指了指身後,神神秘秘地說道:“其實我是個正經人,那個大洋馬,他們老祖宗曾經對我們這片土地上的人民犯下過不可饒恕的錯誤,今天我是報仇來的!還有,我剛剛留意了一下,感覺你的尺碼應該是比她要小一點的,繼續加油哦。”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646/0/?ADU=10651

他又意猶未盡地看向了身下的美女。

“你……你……”

鐘筱雨指著蕭逸半天,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在江海市長大,作為江華集團老總的獨生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哼,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也不知道我母親為什麼會讓我對你客氣點。但是從你給我的印象來看,不是我找錯人了,就是我母親認錯人了!”

鐘大小姐看著旁若無人的蕭逸,不禁氣得冷笑起來。

“今天的賬你就自己結了吧,恕不奉陪,我們走!”

她丟下一句話,轉身就往外走。

“等等!”

蕭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地上,一身鬆鬆垮垮的粗布衣褲,款式很土,雖然看起來有些舊,不過倒是洗的乾淨。

“這個……嘿嘿……鐘大小姐,咱們買賣不成仁義在,這幾天我負責保護你,有什麼不滿意的你可以提出來,不要動不動就拿錢說事嘛……”

他一邊搓著手,一邊向著鐘筱雨走了過去。

“而且呀,你看看,人家這酒店,這服務,雖然比起拉斯維加斯的‘海市蜃樓’還差了一點,不過在江海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咱們怎麼可以欠帳不給錢呢,這是不道德的,是要被人類社會譴責的!你說對不對?”

人還沒走到,蕭逸囉囉嗦嗦的一大堆廢話就已經傳到了鐘筱雨的耳朵裡。

鐘筱雨氣急敗壞地瞪了他一眼,氣鼓鼓地說道:“保護我?拜託,我連你人都沒見到,你說你在保護我?還有,這是你欠的債,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

她說話的時候,蕭逸又走近了幾步,幾個保鏢瞬間圍了上來。

對於圍上來的幾個保鏢,蕭逸就像沒看見一樣,一邊走過去,一邊從兩個人中間使勁擠著。

“借過,借過……”

他一邊說,一邊從兩個人中間擠了過去。那兩個保鏢就像是木頭一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一直到蕭逸走過去之後,兩個人才猛地轉過身,一臉震驚地看著他,漲紅的臉上已經流出了汗水。

只不過,這古怪的一幕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為這時候所有人都在盯著蕭逸。

“你叫鐘筱雨,今年十七歲,再過一個月過十八周歲生日。喜歡粉色,這三天時間一直呆在花海別墅群,每天睡八個小時,玩遊戲五個小時,其餘時間看漫畫。每天晚上九點鐘洗澡,喜歡裸睡……”

“啊!!!”

因為蕭逸說話的語速太快,一開始的時候鐘筱雨並沒有反應過來。等到他說到最後,鐘筱雨才發現,這個傢伙對自己的生活簡直是瞭若指掌。

“你……你……你臭流氓!死流氓!混蛋!……”

鐘筱雨簡直快瘋了,難道這個傢伙一直在暗中偷偷監視著自己?那……那他豈不是看到了……

一想到這些可能,鐘筱雨就恨不得殺了面前這個一臉人畜無害的流氓。

“嘿嘿,放心,我們有自己的規矩,對於大小姐的個人隱私,我是絕對不會窺視的……”

蕭逸賤兮兮地笑著,畫蛇添足地解釋了一下。

只不過,在場的所有人都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剛剛連人家裸睡都說了出來,竟然還敢厚著臉皮說自己懂規矩。

鐘筱雨已經把自己母親交代的話忘得一乾二淨了,她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一雙臭襪子,趕緊堵住這個流氓的臭嘴。

見鐘筱雨不說話,蕭逸終於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嗯嗯,看來大小姐對我的誤會已經消除了。”

他一邊說,一邊指了指身後,神神秘秘地說道:“其實我是個正經人,那個大洋馬,他們老祖宗曾經對我們這片土地上的人民犯下過不可饒恕的錯誤,今天我是報仇來的!還有,我剛剛留意了一下,感覺你的尺碼應該是比她要小一點的,繼續加油哦。”

更多閱讀詳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646/0/?ADU=1065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