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暗戀說出口了,然後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情感 » 心情日記

01


照片上的男孩一如當年青澀, 格子襯衣, 牛仔褲, 板寸頭, 一雙眼睛彎成了月牙。
其實, 我到現在都想不通秦俊為什麼那麼愛笑,

似乎從高一剛見面起他就從來沒對誰拉過臉, 那雙本來就不大的眼睛一笑就眯成了一條縫, 顯得眼睛更小了, 但秦俊人高馬大, 和他站一塊兒我從來就只有被鄙視的份。  那個時候秦俊總拿手在我面前比劃, 然後可得意地說:“蘇琳, 你這人啥都好, 就個兒太矮了, 這樣可不行, 小心以後找不到男朋友。 ”
我不以為然, 剛上高中的我哪會有什麼心思談男朋友, 那個時候我的性格內向不善言辭, 父母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努力做一個好學生, 覺得早戀什麼的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然而我即便知道那是天方夜譚, 卻還是在某天不清不楚地喜歡上了秦俊。  花季的情愫就如同夏日裏一杯酸甜的檸檬茶, 甜中帶點酸又帶著點苦。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喜歡秦俊什麼, 說他長得帥, 我承認, 秦俊雖說眼睛小了點但五官整體卻很耐看, 他個子高皮膚白, 又愛笑, 那個時候光是我們自己班上的女生就有好幾個對他有好感的, 更別說還有其他班的, 然而遺憾的是秦俊直到高三畢業都還單著, 說他成績好, 其實不然, 每週一都會來拿我作業抄的人成績能好到哪里去。  可我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就喜歡上了, 見到會緊張, 不見會想念, 想引起他的注意, 想只和他說話, 想他的笑只對著我。 我和大多對他有好感的女生一樣, 想在他心裏佔據獨特的分量。  可感情這種事光靠想是不可能傳遞給對方的。 十六七歲的年紀正是對男女之情一知半解的時候,
班裏只要哪個男生女生走得近了全班都會跟著起哄, 吵吵鬧鬧的就連老師進教室了都渾然不覺。  
02
我和秦俊一開始也沒走的有多近, 我倆之所以會熟悉完全是因為調座位的原因, 我那個時候比較內向, 從來不怎麼和人主動打招呼, 剛和秦俊做同桌的第一天也是他先說話的, 他說:“同學你好, 我叫秦俊, 以後請多多關照。 ” 眉眼帶笑, 嘴角上揚, 他就像冬日裏的一抹暖陽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照進了我的眼裏, 而初見的那抹笑也讓我深深地記了好幾年。  後來我才明白他口中的“多多關照”具體指的是什麼。  “蘇琳同學, 嘿嘿, 放假的作業借我抄抄唄。 ”秦俊嘿嘿笑地湊過來, 眼神在我的書包和我臉上徘徊。  他笑得溫柔, 眼裏除了作業我就只看到了我的影子,
那一刻, 我的心跳陡然加快, 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總覺得一對上他的眼睛便會發現其中的我有好多不足, 比如長得不漂亮, 比如眼下有顆痣, 比如臉上有幾顆討人厭的痘痘, 再比如自己的腦門兒太大了。  秦俊的眼睛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面鏡子, 它清晰得讓我認知到自己身上的毛病好似一大堆, 沒辦法我只有慌忙移開眼裝作沒事人的樣子把作業遞給了他, 然後聽他笑著說謝謝, 直到他完全投身於抄作業中我才平靜下來。  時間一長, 我和秦俊漸漸走得近了, 說的話也多了, 我們會放學一起回家, 下課一起聊天, 週末偶爾也會約, 班裏漸漸開始起哄, 說秦俊和蘇琳在談戀愛, 只要我倆一起出現總會有人帶頭。
 可只有我知道, 無論我和秦俊走得多近我和他之間都是不可能的, 即使在聽到他們的話後心裏是真的有點甜, 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名叫苦澀的味道。  我會在兩人回家的路上假裝不經意挨得他近一點, 會在和他說話時佯裝聽不見然後讓他靠近一些, 還學會了偶爾沖他撒嬌, 儼然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可我心裏都知道, 不管我再怎麼靠近他, 對他撒嬌, 他心裏的那個人永遠都不可能會是我。  在得知秦俊在三中有一個初戀情人時我的心莫名的就痛了, 那是我第一次那麼真切地感受心痛的感覺, 腦子裏似乎有什麼東西被突然抽出去了一樣。  秦俊不知道我心裏想的什麼, 他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說,
講述的都是他和那位初戀的事, 他說:“我們已經分手很久了, 可是蘇琳你知道麼?我忘不掉, 用過很多方法還是做不到。 ” 那個時候秦俊一臉的痛苦, 他的眉皺著, 嘴角不再上揚, 我那時才發現原來他也有煩惱的時候, 而我, 還不足以讓他煩惱。  面對班裏同學的鬧騰秦俊從來不惱, 他最多只是笑笑, 然後撲過去揍那個帶頭的人, 那個時候我曾自私地想, 這樣就好了, 即使他心裏裝的不是我, 可只要能待在他身邊也就足夠了。  
03
青蔥歲月的暗戀大抵都是如此吧, 說自私也好不現實也罷, 總想著有一天那人能注意到自己的感情, 然後恰巧他也日久生了情。  當初的我就是這樣想的, 我想, 如果我陪在他身邊多一點, 和他聊更多的心裏話, 或許有一天他會看到我對他的喜歡,他會覺得我比他的初戀女友好。 然而事實並未如我想的那般,即使當時我們已經同桌一年半,即使我們每天一起放學一起上課,即使他對我笑的比別的女生多,但他卻從未和我談起過喜歡或不喜歡這類話題,唯一有過變化的,就是他在我面前提及初戀的次數少了。 我不知道我是該慶倖還是該悲哀,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該不該告訴他,關於我喜歡他。 於是,時間就在我的萬般糾結中流走,高中三年轉眼就這麼過了,秦俊填志願的時候報的成都的大學,我報了西安,我想,今後各奔東西或許連面都見不著了。 可我終究還是不甘心,暑假的某一天我特意約了秦俊在家附近的咖啡廳見面,我選了一個包間,準備把埋藏在心裏兩年多的感情告訴他,即使最後真的沒在一起,最起碼我也不會有遺憾。 秦俊來的時候和平常一樣咧著嘴笑,一雙眼睛眯成了月牙,他在我對面坐下,說:“喲,蘇琳,你可是有錢人啊,來這地方,我可就照著貴的點了。”說完,他開始看單子。
我笑而不語,看著他低下去的頭心裏緊張得要死,手裏的紙都被我的汗給打濕了,在我們的東西上來之前我在心裏不知演練了多少遍的話愣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後來還是秦俊開口的,他說:“蘇琳,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秦俊說這話的時候沒再笑,他看著我,眼裏倒映的全是我的影子,氣氛突然就這麼凝固了,一對上他的眼睛我的心就感覺快要跳出來似的。 突然的沉默讓我的神經開始緊繃,在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我抬眼看向了他,對上他的眼睛,終於說出了口:“秦俊,我喜歡你,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嗎?” 我心跳如雷,平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原來也可以那麼勇敢,我看著他,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秦俊卻沒有說話,他就這麼定定地看著我,很少皺著的眉毛此時卻是漸漸靠近,我想,或許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蘇琳,告訴我,你喜歡我什麼?”秦俊抿了抿嘴問我。 喜歡他什麼? 我到底喜歡他什麼? 我看著他,在心裏不停地問自己,可就是找不到來回答他的理由,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歡他什麼。 喜歡這種東西原本就是沒理由的吧,就比如我愛他的長相,那麼如果等到他老了不再好看了,我是不是就不會喜歡他了? 如果感情非要理由的話,那麼等到某一天這個理由不再存在的時候感情也就不會存在了。 那,不叫感情。 “我不知道,”我搖頭,視線漸漸開始模糊,喉嚨堵得根本說不出話來,“秦俊,對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心裏還念著她,我……我也沒想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是想讓你看到我,哪怕只有一丁點兒位置,我也願意等你真正釋懷的那一天。 “蘇琳……” 秦俊小聲叫著我的名字,視線恍惚中我看他起身走到了我邊上,然後在我旁邊坐下,一邊給我擦眼淚一邊說:“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蘇琳,你讓我怎麼辦?我真的……我真的做不到,你是個好女孩,你不該……你不該……” 他說的委婉,我聽得明白,我知道,我沒戲了,我不想哭,可眼淚就是控制不住,那個時候的我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好看不好看。 秦俊看著這樣的我他的眼圈也跟著紅了,他是個溫柔的人,這我從來都知道,認識三年,他沒有對任何人大聲說過話,沒有對誰擺過臉色,有時候我就想,以後,如果誰有幸成為他的女朋友應該很幸福才對。 可我知道,我以後都不會有那樣的機會,即便他是一位紳士,那也絕不會是我的。 “蘇琳……”秦俊看著我,一滴眼淚就這麼從他那愛笑的眼睛裏掉了下來,我如鯁在喉,淚眼朦朧又不知所措。 “對不起,”秦俊哽咽,伸手把我抱進了懷裏,力道大得一點都不像他平時的作為,就如同要把我揉碎了一樣,他的眼淚滴落在我的衣服上,我感到一陣冰涼。“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蘇琳,對不起……” 他一遍又一遍地對我說著道歉,一遍又一遍,而我卻不知該怎麼回應,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擁抱,也是此生的最後一次。
04 後來,我不知道怎麼回的家,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暑假走進了大學,自那以後我再沒有和秦俊聯繫過,甚至連名字都不曾提起。 我承認我是一個膽小鬼,即便只是從別人口中聽到他的名字,我的心也會止不住地顫動,那一聲又一聲的對不起就如同揮之不去的悲曲在我耳邊不停迴圈,而我也終於明白那麼愛笑的他為何在提及那個她時會蹙眉長歎。 人們常說,若喜歡一個人喜歡得太過深刻最後又沒有在一起的話,後來你在尋覓時便會去參照他的影子。 大學四年,我交過兩個男朋友,愛笑的,皮膚白淨的,說話溫柔的,每一個都像他卻又不是他,但不管哪一個都無法再如當年那樣讓我心跳加速。 如今,手裏的照片已經泛黃,而距離當年的我們已經過去整整五年,我也漸漸能和別人談起自己那段無疾而終的初戀,雖然做不到徹底釋懷卻也能在提起他時不淚眼朦朧。 這世上,哪有不遺憾的愛情,即便那時不如意但我卻由衷地感謝那個教會我什麼叫喜歡的人。 謝謝你,在我最懵懂的歲月教會我那麼認真的去喜歡一個人。至於你以後的婚禮,我想我不會去,不是心眼小,而是我怕再想起當年,畢竟我曾那麼真切的喜歡過,做不到眼睜睜看你去吻別的女生。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祝福,祝福。

或許有一天他會看到我對他的喜歡,他會覺得我比他的初戀女友好。 然而事實並未如我想的那般,即使當時我們已經同桌一年半,即使我們每天一起放學一起上課,即使他對我笑的比別的女生多,但他卻從未和我談起過喜歡或不喜歡這類話題,唯一有過變化的,就是他在我面前提及初戀的次數少了。 我不知道我是該慶倖還是該悲哀,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該不該告訴他,關於我喜歡他。 於是,時間就在我的萬般糾結中流走,高中三年轉眼就這麼過了,秦俊填志願的時候報的成都的大學,我報了西安,我想,今後各奔東西或許連面都見不著了。 可我終究還是不甘心,暑假的某一天我特意約了秦俊在家附近的咖啡廳見面,我選了一個包間,準備把埋藏在心裏兩年多的感情告訴他,即使最後真的沒在一起,最起碼我也不會有遺憾。 秦俊來的時候和平常一樣咧著嘴笑,一雙眼睛眯成了月牙,他在我對面坐下,說:“喲,蘇琳,你可是有錢人啊,來這地方,我可就照著貴的點了。”說完,他開始看單子。
我笑而不語,看著他低下去的頭心裏緊張得要死,手裏的紙都被我的汗給打濕了,在我們的東西上來之前我在心裏不知演練了多少遍的話愣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後來還是秦俊開口的,他說:“蘇琳,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秦俊說這話的時候沒再笑,他看著我,眼裏倒映的全是我的影子,氣氛突然就這麼凝固了,一對上他的眼睛我的心就感覺快要跳出來似的。 突然的沉默讓我的神經開始緊繃,在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我抬眼看向了他,對上他的眼睛,終於說出了口:“秦俊,我喜歡你,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嗎?” 我心跳如雷,平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原來也可以那麼勇敢,我看著他,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秦俊卻沒有說話,他就這麼定定地看著我,很少皺著的眉毛此時卻是漸漸靠近,我想,或許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蘇琳,告訴我,你喜歡我什麼?”秦俊抿了抿嘴問我。 喜歡他什麼? 我到底喜歡他什麼? 我看著他,在心裏不停地問自己,可就是找不到來回答他的理由,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歡他什麼。 喜歡這種東西原本就是沒理由的吧,就比如我愛他的長相,那麼如果等到他老了不再好看了,我是不是就不會喜歡他了? 如果感情非要理由的話,那麼等到某一天這個理由不再存在的時候感情也就不會存在了。 那,不叫感情。 “我不知道,”我搖頭,視線漸漸開始模糊,喉嚨堵得根本說不出話來,“秦俊,對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心裏還念著她,我……我也沒想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是想讓你看到我,哪怕只有一丁點兒位置,我也願意等你真正釋懷的那一天。 “蘇琳……” 秦俊小聲叫著我的名字,視線恍惚中我看他起身走到了我邊上,然後在我旁邊坐下,一邊給我擦眼淚一邊說:“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蘇琳,你讓我怎麼辦?我真的……我真的做不到,你是個好女孩,你不該……你不該……” 他說的委婉,我聽得明白,我知道,我沒戲了,我不想哭,可眼淚就是控制不住,那個時候的我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好看不好看。 秦俊看著這樣的我他的眼圈也跟著紅了,他是個溫柔的人,這我從來都知道,認識三年,他沒有對任何人大聲說過話,沒有對誰擺過臉色,有時候我就想,以後,如果誰有幸成為他的女朋友應該很幸福才對。 可我知道,我以後都不會有那樣的機會,即便他是一位紳士,那也絕不會是我的。 “蘇琳……”秦俊看著我,一滴眼淚就這麼從他那愛笑的眼睛裏掉了下來,我如鯁在喉,淚眼朦朧又不知所措。 “對不起,”秦俊哽咽,伸手把我抱進了懷裏,力道大得一點都不像他平時的作為,就如同要把我揉碎了一樣,他的眼淚滴落在我的衣服上,我感到一陣冰涼。“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蘇琳,對不起……” 他一遍又一遍地對我說著道歉,一遍又一遍,而我卻不知該怎麼回應,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擁抱,也是此生的最後一次。
04 後來,我不知道怎麼回的家,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暑假走進了大學,自那以後我再沒有和秦俊聯繫過,甚至連名字都不曾提起。 我承認我是一個膽小鬼,即便只是從別人口中聽到他的名字,我的心也會止不住地顫動,那一聲又一聲的對不起就如同揮之不去的悲曲在我耳邊不停迴圈,而我也終於明白那麼愛笑的他為何在提及那個她時會蹙眉長歎。 人們常說,若喜歡一個人喜歡得太過深刻最後又沒有在一起的話,後來你在尋覓時便會去參照他的影子。 大學四年,我交過兩個男朋友,愛笑的,皮膚白淨的,說話溫柔的,每一個都像他卻又不是他,但不管哪一個都無法再如當年那樣讓我心跳加速。 如今,手裏的照片已經泛黃,而距離當年的我們已經過去整整五年,我也漸漸能和別人談起自己那段無疾而終的初戀,雖然做不到徹底釋懷卻也能在提起他時不淚眼朦朧。 這世上,哪有不遺憾的愛情,即便那時不如意但我卻由衷地感謝那個教會我什麼叫喜歡的人。 謝謝你,在我最懵懂的歲月教會我那麼認真的去喜歡一個人。至於你以後的婚禮,我想我不會去,不是心眼小,而是我怕再想起當年,畢竟我曾那麼真切的喜歡過,做不到眼睜睜看你去吻別的女生。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祝福,祝福。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