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男人身邊美女簇擁 卻仍不滿足泡妞上癮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天地初開, 只是一片混沌, 黑暗而冰冷。
無數年後, 孕育一神靈, 開天闢地, 天地誕生, 有了光明, 有了靈氣, 更是有了生命, 逐漸形成了四大洲路。


人類先祖, 開古法, 創新法, 不斷在黑暗和死亡拼殺中摸索, 習得修煉之道, 終為人類殺出立足之地, 繁衍與整個四大洲陸。
四大洲陸:東勝洲陸, 西牛洲陸, 南無洲陸, 北蒼洲陸。
.......
南無洲陸, 邊禹一角, 石城, 南家之內。
南家, 作為石城三大武道家族之一, 自然族人眾多, 熱鬧非凡, 而今晚更是熱鬧無比, 程度是以往的數倍, 只因為今天南家的天才少爺——南天, 被宣佈成為南家的下一任繼承人。
相比于整個南家的熱鬧非凡, 其西側之處的破舊小院之中, 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一位皮膚白皙, 但是看起來像病秧子一樣的少年, 坐于小院房頂之上, 看著那熱鬧非凡的南家, 眉頭緊皺, 無精神的雙眸隱隱泛起憎恨之意。
“呵呵, 兄弟?家族?真是可笑之極!”不知何時,
少年淡淡而笑, 緊握的雙手因為用力過度, 使得手掌之上都是流出絲絲鮮血。
少年名叫南風, 與今天被宣佈為家族下一任繼承人的南天, 同為家族的天才少爺, 兩人天賦, 實力不相上下, 更是親如兄弟, 被稱為南家的天才雙少, 實力更是同達煉皮六品。
但, 那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 如今的南風, 修為已沒, 只是一個煉皮一品的廢物, 已經真正的從天才少爺變成廢物‘少爺’。
而導致這一切的後果, 只是因為他曾經的兄弟, 今天南家的繼承人——南天, 以及他那位太上長老的父親——南霸天。
南風的父親, 同樣是南家的太上長老, 一年前, 在護送南家的一處任務中, 遭遇神秘強者襲擊, 致使南家直接損失三分之一的財產,
精英弟子更是損失數十位。
南家家主, 一怒之下, 直接廢除南風父親太上長老職位, 關押于南家大牢之中, 永遠不得被放出來。
樹倒猢猻散, 追隨他父親的那些南家族人, 都是另找大樹遮陰......甚至這些傢伙, 為了向新的主人效忠, 直接暗中廢除了他煉皮六品的力量, 並且抽走了他體內那三星下品的靈脈。
修煉之人, 身軀內都會衍生一條靈脈, 靈脈從低到高, 分為一星至九星, 每星又分為下品, 中品, 上品......
而他們那新的主人, 就是南天和其父親南霸天。
南風他父親, 在進入南家大牢之前, 也是告訴過他, 那襲擊他的神秘強者, 和南天極其父親南霸天脫不了干係。
至此, 南風知道了, 這就是所謂的家族, 不管你曾經做出怎樣巨大的貢獻,
一次失足就足以迎來絕情, 這就是兄弟, 為了競爭, 為了當上繼承人, 可以毫不猶豫的在你背後捅刀。
“父親, 你的仇, 我的恨, 我們的一切, 我都將奪回來!”聽見那無盡的熱鬧和祝賀聲, 少年眼神堅定, 重重說道。
唰!一個閃身, 南風從屋頂躍向院中, 徑直走向一根木樁之前, 狠狠出拳, 收拳。
雖然被抽掉三星下品的靈脈, 修為被廢, 但是靠著這一年的努力, 他南風硬深深的重新修煉至煉皮一品巔峰。
勤能補拙, 他做到了, 就算沒有靈脈, 他一樣可以成為強者。
呼哈!呼哈!南風每打一拳, 拳風都是爆發一道微弱的虎嘯聲。 這套拳法, 名為《虎嘯拳》, 黃級中品的功法, 擊打出的虎嘯聲越大, 威力就越大。
功法, 也是修煉者所必要的, 同境界的武者,
擁有功法的可以完爆沒有功法的, 足以凸顯出功法的巨大作用。
功法, 從低到高, 分為黃級, 玄級, 地級, 天級, 至於天級上還有沒有, 南風就不清楚了, 並且, 每一級同樣分為下品, 中品和上品。
每打出一拳, 南風都是在摸索著, 如何提升虎嘯拳法的虎嘯聲, 如何提升其威力。
這數年下來, 虎嘯拳如何出拳可以打出最大威力, 其實南風早已知曉, 而現在, 他打出的虎嘯拳如此弱小, 原因只有一個, 就是他這嬌小的身軀內幾乎沒有什麼血氣。
血氣, 是一個修煉者爆發力量的根本。 一位武者, 即使境界再高, 沒有旺盛血氣, 頂多只是肉身強於普通人罷了。
血氣, 是需要修煉資源和血肉食物來補充的。 當然, 那些傳說中的強者, 可以直接吸收天地靈氣補充血氣,
根本不需要什麼修煉資源和血肉食物。
南風, 一個落魄少爺, 南家哪又還會給他提供修煉資源和血肉食物。
至於他自己前往山脈中獵殺凶獸, 那更是不可能了, 煉皮一品的境界, 再加上他這瘦弱的身板, 只會成為凶獸的血食吧。
嘭嘭!
眼中泛起不甘, 憎恨, 南風更加用力的捶打木樁, 使得他的雙拳已經鮮血橫流。
“啊!我不甘心啊!”
咆哮一聲, 南風直接被木樁上的反震之力彈出, 摔落在地面上。
他身軀內幾乎沒有什麼血氣, 他豈能不知道, 但是他又能如何?
......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久久, 躺在地上, 南風朝天看著高空, 眼中閃過狠辣之意, 冷冷說道。
他已決定, 明天前往山脈, 獵殺凶獸, 獲得血肉食物。 否則, 再在這小院中等待下去, 他突破以往的境界又能夠如何。
再說,身軀內沒有強大的血氣,又何談突破。
與其等死,不如殊死一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這一刻,南風沒有注意到,他手掌上的鮮血,因為他躺下而向著他的胳膊方向流去。在他的右手腕處,帶著一根不知用何種材料製作的白色鏈條。
在他的鮮血流到手腕之處時,全部被這白色鏈條所吸收。
漸漸,這白色鏈條就變成了血紅之色,並且逐漸變的滾燙起來。
“怎麼回事?”感受到手腕處的滾燙,南風抬起胳膊一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因為他竟是發現,那根已變成血紅色鏈條,正在緩緩融進他的手腕之中。
“這....”一時間,南風被這一幕嚇住了,有點不知所措。
而就在他這一絲不知所措中,那變成血紅色的鏈條,已經完全融入了他的手腕中。

更多閱讀詳情:

他突破以往的境界又能夠如何。
再說,身軀內沒有強大的血氣,又何談突破。
與其等死,不如殊死一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這一刻,南風沒有注意到,他手掌上的鮮血,因為他躺下而向著他的胳膊方向流去。在他的右手腕處,帶著一根不知用何種材料製作的白色鏈條。
在他的鮮血流到手腕之處時,全部被這白色鏈條所吸收。
漸漸,這白色鏈條就變成了血紅之色,並且逐漸變的滾燙起來。
“怎麼回事?”感受到手腕處的滾燙,南風抬起胳膊一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因為他竟是發現,那根已變成血紅色鏈條,正在緩緩融進他的手腕之中。
“這....”一時間,南風被這一幕嚇住了,有點不知所措。
而就在他這一絲不知所措中,那變成血紅色的鏈條,已經完全融入了他的手腕中。

更多閱讀詳情: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